小毛驴市民农园 - 社区支持农业 | Little Donkey Far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16|回复: 0

新财富观与乡村幸福生活模式新认识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919395525 发表于 2013-11-19 15:01:46 |显示全部楼层
                                               新财富观与乡村幸福生活模式新认识
                                   张孝德(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中国乡村文明研究中心)

    摘要:从工业文明的价值观和财富观看,不仅自给自足农业经济需要淘汰,而且与工业财富增值关联度很低的乡村生活方式也需要淘汰。但是从在能源和危机催发下生态文明的财富观看,现代城市生活方式有诸多弊端,相反乡村生活却显示出许多新价值。当代中国的乡村生活方式为我们医治工业文明病提供另一种有价值的幸福生活模式。首先,基于自给自足的低能耗、低成本的消费恰恰是符合生态文明价值的文明的生活。其次,贴近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乡村生活,使农民拥有了城市很难获得的有利身心健康、怡情养心的生态财富。第三,乡村特有熟人文化环境,以及在漫长历史中形成人与自然和谐、人与人和谐的乡土文化,不仅是中国五千年文化活化石,而且也是医治工业文明病的最好解药

    蔓延五千年之久中国乡村文明,在工业化、城市化与正在兴起的生态文明、生态经济代表两个不同时代浪潮的冲击下,面临着复兴与解构、传承与断裂的考验。按照工业文明的价值观、财富观来考虑传统的乡村生活,这是一种与工业经济时代财富增值相对立的生活方式。但是当我们从生态文明的财富观来看乡村生活时,则发现这恰恰是一种贴近生态文明的另一种幸福生活模式。
    主导工业经济的财富观,是一种货币化的财富观。由于货币化的财富必须来自交换,由此决定生活在工业经济时代人,必须通过交换获得货币财富,同时又通过市场将货币财富转化为满足消费产品。你获得的货币财富越多,你的消费就越多,而你的消费又变成另一个人获得财富的机会。工业经济时代的财富就是在这样一种生产与消费的互动中实现着财富增值。而能最够满足工业经济财富增值生活方式,就是现代城市化生活方式,因为城市人的生活方式是建立在所有消费都是购买的基础上的消费,所以这一种是对GDP增长、对资本增值有贡献的消费。这种消费理所当然地受到政府和资本的鼓励。由此也形成了城市特有的文化,不仅仅是激励财富生产的文化,还有刺激消费竞争的文化。但是基于自给自足的乡村生活方式,则不不具备满足GDP增长和资本增长的功能。所以,从工业文明的价值观和财富观看,不仅自给自足农业经济需要淘汰,而且这种与工业财富增值关联度很低的生活方式也是一种落后的生活方式。
    如果现代人类没有遇到能源和环境的危机,被现代主流认定的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化生活方式的立论是正确的。但是在能源和危机催发下生态文明的财富观看,现代城市生活方式并不是那么完美无缺,相反乡村生活也不是那么毫无价值。首先,基于满足GDP增长和资本增值、满足无穷贪欲的所有消费都依赖货币购买的城市幸福生活,是一种加剧能源和环境危机的高消费、高能耗的生活。其次,我们也发现构成人类幸福生活要素的许多东西,既不能完全通过货币购买到,也无法在工业化生产出来。如我们需要的真情、精神、健康、清洁空气、安全而生态化食物等。与此相对应,当我们把视角转向乡村生活方式时,则发现当地中国乡村生活方式为我们医治工业文明病提供另一种有价值的幸福生活模式。
    首先,基于自给自足的低能耗、低成本的消费恰恰是符合生态文明价值的文明的生活。什么是文明的生活,按照生态文明的标准,超出需求的高消费、高能耗的生活是一种不文明、不道德的生活。按照工业文明的生活标准,乡村特有的自给自足的食品消费、许多自我服务生活消费,虽然没有创造出能够GDP的交换价值,但为自己提供了新鲜、环保、安全、还不受物价因素影响的日常食品。这种自足的食品消费方式,按照传统工业化模式看,是一种落后的方式。但是鉴于食品生产过度工业化导致的食品安全下降、传统乡村瓦解、土壤和空气污染等弊端,在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一种回归自给自足式的田园运动。进入21世纪以来,在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出现“社区支持农业’(CSA)”的新农产品经营模式。这个全新的农产品模式,用中国语言讲,就是都市中新农夫运动。目前在全美从事CSA业务的农场约1.25万个,占农场总数的0.5%。新农夫运动在北京上海等也已经出现。这个新发展趋势告诉我们,当我们希望通过农业工业化、城市化来改造的那些东西中,恰恰是现代生态文明发展需要的东西。
    其次,贴近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乡村生活,使农民拥有了城市很能获得的有利身心健康、怡情养心的生态财富。不可否认,城市市民享有农民很难享有的医疗、教育、商业、城市文化等公共设施和公共福利。但是农民也享有城市市民很难享有、即使能够享有必须付出很高购买成本才能获得的另一种高福利生活,这就是大自然恩赐给他们的生态环境福利。田园风光、诗意山水、与多元化生命和谐相处的乡村生态自然,虽然不能通过市场定价变成货币财富,尽管这种环境福利尚未计入农民的财富收入中,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农民心目中价值。特别是在农民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在大城市病凸显的当今中国,农民享有的这种免费的生态环境则更加珍贵。因为生态环境为现代消费生活,提供不仅仅一种怡情养性的功能,更是健康生活不能缺少的因素。
    第三,乡村特有熟人文化环境,以及在漫长历史中形成人与自然和谐、人与人和谐的乡土文化和浓厚人际文化,不仅是中国五千年文化活化石,而且也是医治工业文明病的最好解药。扎根于农耕或游牧生产方式和血缘关系的乡村文化,包含了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禁忌文化、也包含了调节人际和谐的乡规民俗文化、更包含了彰显村民智慧和情感的乡土艺术文化。可是说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代表的道家、儒家文化,在中国的乡村文化都可以找到他们的影子。以及目前在中国城市流行的文化艺术中,凡是打上中国特色牌,其中流动中国乡村文化和少数满足文化的因子。当一个城市里的国学的爱好者,在读老庄时,需要花费很大气力来感悟什么是无为、什么知足者常乐、采菊东篱下的意境是什么是,其实你只有你放下那可躁动的心,在一个尚未被现代文化污染乡村中呆上几天,就可以轻易地获得读书无法得到深度感悟。因为乡村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活化石。从这个意义上,当低碳经济遭遇物质主义左右下高消费、GDP主义盛行无法遏制时,当环境保护遭遇人定胜天征服自然强大冲击时,当人类精神信仰遭遇功名利禄、自我自利、及时享受现代价值观深度腐蚀时,我们是否想到医治现代文明的病的这种解药,就在正被我们遗弃的蔓延五千年之久的乡村文化之中。
    第四,在现代化的冲击下,中国乡村生活遭受着工业化浪潮灭顶之灾冲击同时,在生态文明的浪潮中也正在寻找着立足新时代的新定位和新坐标。我们如此评价乡村的幸福生活模式价值,绝不等于要走向另一个极端,即否认现代城市化生活的价值。在多元文明、文化与生活方式并存中实现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的均衡发展,是生态文明和生态经济发展新模式。按照生态文明观,我们既不是让中国古老乡村文明就地定格封存,也不是让城市文明独霸天下。而是探索一种满足人类需求多元化的多元文明并存的新模式。古乡村生活方式既有现代城市生活不可替代的价值,如远离喧嚣、贴近自然的诗意环境,熟人社会、人情浓厚的淳朴民风、封闭社会、历史沉淀而形成的丰富而神秘民俗文化,低碳消费与高环境福利的生活方式,这一切都是大都市生活方式中所短缺的。也许年轻人向往城市生活,但人到老年却希望告老还乡、落叶归根;虽然城市是创业、冒险者的天堂,但乡村也许是他衣锦还乡的归属。多样化的物质消费、充满不确定的创新环境是城市的魅力所在,但乡村具有简单、质朴、宁静的也同样有吸引力。
    就像生态自然的平衡需要多样化植物与动物一样,健康而持续人类文明同样需要多样化的文化社会环境和多样化消费生活模式。
                 (《中国经济时报》2011年6月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网站导航|手机版|小毛驴市民农园 Little Donkey Farm 农场社区 ( 京ICP备10214632号-1 )

GMT+8, 2017-4-25 12:43 , Processed in 0.19663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Copyright © 2007-2012 Littledonkeyfarm.com

回顶部